2015年寒假,笔者以“LGBT(Q)”为主题,在同学和家人微信群中发布了一个调查问卷。

92位填问卷者主要是年龄在17-20岁的大学生,由结果可以看出,双性恋、性取向不确定者所占的比例并不小,92个人中有1位确定自己是同性恋。这些年轻人对性取向的看法是相对宽容的,但其中也有对LGBT群体存在着误解甚至是恶意的人。

LGBT是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缩略字,可广泛代表所有非异性恋者,也有人在词语后方加上字母"Q",代表酷儿(Queer)和/或对其性别认同感到疑惑的人(Questioning),即是"LGBTQ"。

2010年,美国公布的男男性行为者(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MSM)约占美国总人口的2%[1];中国在2004年首次公布了同性恋的人数:男同性恋的人数为500~1000 万[2]。

人类性取向的差异可能与基因、神经内分泌以及大脑解剖结构等多个因素有关【3】,目前研究认为,这是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在这里我们主要对影响同性性取向形成的后天环境因素进行介绍。

调查人员对深圳市6 所学校的915 名高二在校生进行相关问卷调查【4】,得出结果如下:

性爱对象是异性占91.8%,同性占1.4%,两性都喜欢占4.6%,男女两性都不喜欢1.3%;研究中只发现男性同性恋性取向的学生父母养育方式与其他男性同学不同,而同性恋性取向女学生的父母养育方式以及心理健康状况与其他女生相比都没有明显区别。

不和谐的家庭关系,或者没能和亲生父母共同生活的家庭结构对孩子的性别取向均会产生严重影响,幼年时喜欢扮女孩易造成男性儿童性别角色混乱。

特别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研究人员提出18 岁之前接触了有关同性恋的书籍或电影,并且从中获得性快感,可能是产生同性性取向的诱因【5】。

2017年5月24日下午四时,台湾司法院大法官宣告“同性不能结婚”的规定违宪,并且要求两年内修改相关规定,这意味着,最晚2019年5月,台湾同性恋婚姻将合法化。台湾即将成为亚洲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区。

1997年,中国大陆的刑法中删除掉了“流氓罪”“鸡奸罪”,实现了同性爱的非罪化。同性在成年、自愿、私下的性行为不再属于法律干预的范畴。2001年,《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中,将同性恋不再划为病态。

目前,大多中国同性恋者仍会选择隐瞒性取向,避免遭受歧视,但是性取向隐瞒会对身心健康造成许多负面影响,引发更多焦虑、抑郁、躯体障碍,更多内化同性恋嫌恶也就是自我厌恶。缺乏自我爱护之心和稳定的恋爱关系,使得同性高危性行为发生率大大增加。

性取向是自由的,少数并不代表着败坏社会风气,违背伦理道德。无论是不是性少数群体,每个人都应该增加对性少数群体科学客观认识。

参考文献:

[1] Gay and Bisexual Men | HIV by Group | HIV/AIDS | CDC[EB/OL].[2016/10/11]. http://www.cdc.gov/hiv/group/msm/index.html.

[2] 童莉. 中国首次公布男同性恋人数及感染HIV 病毒情况[J]. 性教育与生殖健康, 2005,6:62-63.

[3] 涂丹,许睿玮,赵广录,等。男同性恋分子遗传学研究的进展[J],中华遗传学杂志, 2016,36:569-572.

[4]陶林. 高中生同性恋性取向与父母养育方式的相关性研究[J]. 中国性科学,2005,(10):6-8+16.

[5]于茂河,王平,柳忠泉,龚卉. 青年学生男男性行为者的同性性取向成因初探[J]. 中国性科学,2016,25(05):150-153. [2017-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