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成果发布会在京举行。此次会议由科技部重大专项办公室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科教司联合召开。

因高感染率和高致死率,艾滋病、病毒性肝炎、肺结核长期占据我国重大传染病前三。三大传染性疾病,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的负担,是我国重大传染病防治重点。

“重大专项实施10年来,我国成功构建全球最大传染病防控技术体系,自主创新能力大幅提升,专项取得显著成效。”会上,传染病专项实施管理办公室主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科教司监察专员刘登峰这样表示。

△“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成果发布会现场。图/王丽

重大科技专项精准发力

按照《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经国务院批准,“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于2008年启动,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牵头组织实施,实施期限为2008年至2020年。

“传染病防治”专项实施以来,聚焦传染病防控关键领域,集中优势资源,已经取得显著成效。

传染病专项以完善国家传染病防控科技支撑体系,全面提升我国传染病的诊、防、治水平为目标,通过核心技术突破和关键技术集成,使我国传染病科学防控自主创新能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为有效应对重大突发疫情、保持艾滋病低流行水平、乙肝向中低流行水平转变、肺结核新发感染率和病死率降至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提供强有力的科技支撑。

据刘登峰介绍,首先,在艾滋病方面,艾滋病病毒核酸筛查试剂实现国产,将检测窗口期从28天缩短到7天以内,大大降低输血传播风险;推广实施综合强化干预技术方案,使我国艾滋病单阳家庭配偶间艾滋病性传播减少了62%;基于国产药物优化一线治疗方案使治疗费用降低了79%。

其次,在乙肝方面,优化乙肝疫苗免疫接种策略,大大降低接种无应答率及低应答率,提高母婴阻断率,5岁以下儿童乙肝表面抗原携带率降至1%以下;优化重型乙型肝炎治疗方案,将急性、亚急性重型肝炎病死率由88.1%降至21.1%,慢性重型肝炎病死率由84.6%降至56.6%。

此外,在结核病方面,我国已产出一系列诊断试剂,使结核分枝杆菌检测时间由4~8周缩短至6小时以内,痰液中结核分枝杆菌的检出率由25%提高到50%以上。

防控体系不断完善

10年来,我国防控突发疫情能力实现跨越式发展。

从2003年SARS时期的“守望相助”到甲型H1N1、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有效应对”,P4实验室实现“积极防控”,成功构建全球最大的突发急性传染病预警、监测、实验研究体系,控制MERS、寨卡等传染病输入,援助非洲阻击埃博拉疫情,进而实现“主动出击”。

全国政协副主席、科技部原部长万钢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以及接受新华网和中国政府网专访时,均对“传染病防治”专项为科技惠民、改善民生提供的有力保障给予了高度评价。

刘登峰表示,中国初步建立了72小时内鉴定300种已知病原及未知病原的筛查技术体系,在病原监测预警、检测、确证和患者应急救治等方面突破了一批关键技术,为有效应对近年来甲型H1N1流感、H7N9流感、中东呼吸道综合征、埃博拉等重大突发疫情发挥了重要支撑作用,实现从被动应付疫情到主动应对威胁的重大转变。

在突发急性传染病防控方面,建立完善了病原体检测、监测预警、动物实验、生物安全、产品研发和评价等技术平台;在新发传染病病原学、病原体结构生物学等方面取得一批国际领先成果;聚集、培养了一大批领军骨干人才和青年英才,专业人才队伍得到快速发展。

“这为实现从被动应付疫情到主动应对威胁的转变,维护社会稳定与安全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在国际重大传染病防控中彰显了中国力量。”刘登峰说。

应急药物研发能力显著提升

去年冬季,季节性流感较往年显著增高,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专项通过对流行强度监测,及时分析流感病毒的变异,实时发布相关防护诊疗指导方案,科学指导避免社会恐慌,发挥了重要作用。

谈及专项对流感药物研发能力的支撑,军事医学研究院国家应急防控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钟武表示,市场上防治流感用药奥司他韦胶囊,儿童用药磷酸奥司他韦颗粒剂,以及重症流感急救药物帕拉米韦和法匹拉韦,都是应对流感取得的重大突破。

“在专项支持下,我们有8000万到1.2亿人份抗流感药物国家储备生产线,可以从容应对大规模疫情。” 钟武说。

当《民生周刊》记者追问,既然流感药物储备充足,为何去年冬季流感流行,市场上药奥司他韦类药品断货。

钟武回应称:“药品储备是没有问题,问题出在药品进入医院的渠道上,只有经过政府招标的药品才能进入医院。不过,国家卫健委宣布流感药物可以直接进医院后,药品短缺的问题很快得以解决。”

专项在新发传染病疫苗应急储备技术方面一直在探索。

2009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所国家流感中心,成为世界卫生组织第5个流感参比和研究合作中心。在“程序不减少、标准不降低”的原则下,从向该组织获得可直接用于疫苗生产用毒种,到正式获得生产批准,中国仅用了87天,使我国成为全球最早批准生产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国家。

2017年通过分离季节性流感病毒并进行抗原性分析、全基因组序列分析,为世界卫生组织推荐流感疫苗株提供了科学依据,成功研制我国首个H7N9病毒疫苗种子株,打破了我国流感疫苗株必须依赖国际提供的历史,提升了我国流感疫苗研发能力和水平。

近年来,新药专项还投入近亿元用于流感疫苗佐剂、四价流感疫苗、多价联合疫苗、H7N9相关疫苗及流感疫苗应急研发体系能力建设。

会上,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国家流感中心研究员王大燕表示,四价流感疫苗正在进行相关申报审批,有望于2018年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