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灵公,姬姓,名元,是春秋时期卫国第二十八代国君。虽然卫灵公在历史上不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但关于他的八卦传闻却是相当的丰富,比如贪淫好色、猜忌多疑、刚愎自负,而且还涉及同性恋的敏感话题。但其实卫灵公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么昏庸,甚至还很可能是个难得一见的明君。

卫灵公最早引起后人关注是因为大圣人孔子对他给予了高度评价。据《论语》记载,有一天,鲁哀公问孔子:“当今之君,孰为最贤?”很明显,他是想让孔子颂扬他几句,但孔子却不知趣地说:“最贤的我还没见过,相比之下应该是卫灵公吧。”孔子的回答尽管不能让鲁哀公满意,但应该是他的真心话,也就是说,在孔子心目中,卫灵公是当时最贤明的君主。 孔子之所以认为卫灵公“最贤”,主要原因是卫灵公知人善任,礼贤下士。孔子后来因政见不合跟鲁定公和专权的“三桓”产生了矛盾,于是便离开鲁国,前往卫国拜访他心目中的“最贤”君主卫灵公。

政界和教育界的双料名人孔子的到来令卫灵公欢欣鼓舞,他为孔子举行了隆重而热烈的欢迎仪式,还按照卫国的俸禄标准送给孔子“俸粟六万”。卫灵公对孔子礼遇有加,孔子完全可以靠着自己的声望在卫国优哉游哉地待下去,但孔子可不愿做一个“吃空饷”的人,他想在卫国实践自己“周礼治国”的政治理想,为卫国的振兴强大出一份力,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可是,卫灵公好像只是将孔子视为一个自远方来的尊贵客人,对他宣扬的政治主张并不感冒,根本没有让其参与卫国政治事务的想法。他对治理国家有足够的自信, 知人善任的卫灵公凭借一双慧眼和满腔信任在自己身边聚集了一批能力超群、各有所长的文臣武将,可谓群星璀璨,人才济济。一心要修齐治平的孔子眼见得卫国形势一片大好,自己却不能一展身手去实现他“周礼治国”的远大理想,心里一天比一天郁闷,一日比一日不爽,最后他离开了他曾经心仪不已的卫国。没有得到卫灵公重用的孔子因一时激愤将这位君主归入了无道君主之列,而且被他的弟子们记录在《论语》中,于是,卫灵公被作为无道昏君的典型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然而,卫灵公的悲剧并没有到此结束。孔子离世二百多年后,儒家弟子出身的韩非子在写寓言故事时,顺手拈来无道的卫灵公和他最信任的弥子瑕,将他俩编排成了中国有记载的第一对同性恋。这才有了后世熟知的“分桃”典故——卫灵公和他宠爱的臣子弥子瑕一起在桃园游玩,弥子瑕吃到一个很甜的桃子,便自己吃了一半,将另一半留给卫灵公品尝。卫灵公非常感动地说:“你们看弥子瑕是多么爱我呀!把他最爱吃的桃子让给我吃。”等到弥子瑕“美男迟暮”时,卫灵公对他的宠爱淡薄了,说起当年那件事来,就变了口风:“这个弥子瑕真是可恶!竟然让我吃他剩下的桃子!” “分桃”的故事固然精妙,但是,寓言里的故事怎么能够当真呢?不管韩非子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插柳,客观上他都为先师孔子又一次报了当年的“一箭之仇”。

题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