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军事乃至人类史上,因疾病引发战斗力减弱乃至丧失的事件层出不穷,有些在当年被视为神秘绝症的疾病,已随着科技的进步得以灭绝或改善,比如哥伦布大航海时代的败血症,蒙古大军带到欧洲的黑死病,西方人带到美洲的天花;有些则是在现代被确认的新病种,比如美军频发的创伤后应激障碍,至今没有治愈良方。


据中国《海军医学》杂志公开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一种可引发癌变的疾病——口腔粘膜下纤维化,正在侵蚀以三亚为代表的南方驻军官兵的健康,致病的罪魁祸首居然是槟榔。

一、这种病最早发现于印度

口腔黏膜下纤维化是一种口腔慢性疾病,英文缩写为OSF,显然不是中国特有的病症,最早是上世纪50年代发现于印度,该国的槟榔消耗量居世界首位,口腔癌发病率也居世界首位。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印度人认为槟榔可以包治百病,甚至会带有灵性,在庙宇门口有卖,而火焰槟榔的吃法则成为一种饮食文化,吸引了许多外国游客。

咀嚼槟榔的习惯也常见于泰国、马来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乌干达及中国台湾等地区。

在台湾的马路边,如果见到一名穿着凉爽、打扮娇艳的女孩招手示意,不要以为她想搭车,极有可能是在提供一种特殊服务,呵呵,不要想歪了,她只是在卖槟榔。人们称这些女孩为槟榔女,堪称是台湾特有的街头文化。

至于OSF这种疾病,如果用医学术语描述就复杂了,简而言之,就是口腔黏膜因不断损伤产生病变,脸部肌肉随之萎缩僵硬,不要说吹口哨和蜡烛受限,就连说话、张嘴、吞咽都困难,乃至转化为口腔癌。

病情图片就不贴了,有兴趣的读友可以自行去搜一下。总之,不是两腮塌陷那样简单,多数是触目惊心的病变。

据《海军医学》杂志发表的相关报告,有5302名官兵参加体检,其中2337人有咀嚼槟榔习惯,患上OSF的比例达27.6%,而不吃槟榔的官兵发病率为0。

其实,按照中医药学理论与临床实践而言,槟榔确实可以入药,涉及200余种药品。可是,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二、嚼槟榔的亲身见闻

对于北方人而言,恐怕连槟榔与橄榄都分不清楚,更不要说亲口尝试了,何况有些南方人也不一定尝试过其他吃法。笔者是北方人,不过,在二十年前曾骑自行车一路到三亚,那就讲一下亲身见闻与感受——

最初见到槟榔是在湖南,不过,该省并不产槟榔,而是加工成下图这样:

当时,我在路边休息,有两个小伙子主动来聊天,临走时给了我半片槟榔。其实,基本就是在咀嚼槟榔核形成的粗纤维,因为经过腌制,所以会有咸甜味道,还能生津。可是,我很快就感到喉咙发紧呼吸困难,连忙把槟榔吐掉,心有余悸地怀疑是不是被陷害了。

进入广东雷州半岛快到琼州海峡时,我发现地面上有一摊摊血迹,巴掌大小,明显是从口中吐出来的,以致怀疑是不是误入疫区了。

从海安航渡到海口,再到三亚有东、西、中三条路线,前两者是相对平坦的海岸线,我则选择翻越五指山走中线。仍是在路边休息时,一位不会说普通话的黎族老奶奶很热情,给了我一颗槟榔和一个树叶团,大致是这样:

与上图不同之处是,老奶奶给我的树叶是单独裹成一团,她显然意识到我是第一次吃,便示意将树叶团与槟榔一同放进嘴里,然后连连做出吐口水的样子。在咀嚼之后,我吐出来的口水居然是红色的,太神奇了!由此也恍然大悟,在湖南感到喉咙发紧呼吸困难是因为没有吐,在雷州半岛看到的“血迹”是嚼槟榔后的口水。

至于那个树叶团是什么?等我到快到三亚时,遇到一位同样热情的苗族老奶奶,她能讲一点普通话,我经过询问才知道,树叶里裹着的竟然是白灰,也就是刷墙用的白灰!请原谅我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北方人的大惊小怪,呵呵。

至于绿色的槟榔、绿色的树叶(一种叫“荖叶”的藤蔓植物)加上白灰一起咀嚼怎么会变成红色?那就需要相关专家解释了,反正笔者再也不敢嚼槟榔了。

不过,那位苗族老奶奶告诉我,嚼槟榔对牙齿好,还特意给我看她那满口洁白且明显健康的牙齿。

这是怎么回事?

三、类同罂粟那样有毒

无论怎样,还是要相信现代医学,何况OSF是被国际医学组织认证由咀嚼槟榔引发的病症。

《海军医学》杂志发表的相关报告也显示,入伍前有嚼槟榔习惯的官兵343人,患病16人,发病率为4.7%;入伍后开始嚼槟榔的1994人,患病456人,发病率为22.9%。

前一组数据并不能说明从小嚼槟榔的人发病率就一定低,因为也许在征兵体检时便刷掉了一批患者;后一组数据则说明嚼槟榔一定是病发诱因,因为不嚼槟榔的2965人发病率为0。

即便不考虑直接致病因素,嚼槟榔——不论是海南的新鲜吃法,还是湖南的加工后吃——均需一边咀嚼一边吐口水,到一定程度后才下咽,这首先就不符合公共卫生要求。而且,前者会嚼得满口是红色,包括牙齿尤其是牙缝处,这也不符合军人仪表要求。何况,世界卫生组织于2003年已将槟榔列为一级致癌物,中国国家食药监总局于2017年也将其列入致癌物清单。

另据医学研究表明,继烟草、酒精、含咖啡因饮料之后,槟榔是世界上最常见的第四类精神活性类物质,因此,这就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有人会对其欲罢不能。从某种意义上讲,槟榔有点像罂粟,其本身可以入药,但变成生活习惯乃至依赖用品就成了“毒品”。

总之,不论从哪种角度来看,尤其对于肩负国家使命的军队而言,必须要对嚼槟榔的习惯引起重视,以防这种发现于印度的致癌病种蔓延开来,直至杜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