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我都很有女生缘的,这一点在其他男孩眼里是修都修不来的正果,而我,好像一直都没有对哪个女生动过心,哪怕她再漂亮,再主动地对我表示好感。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是一门心思地读书,许多人觉得我孤傲。

系上的人每每提到我,总会露出对阶级敌人般的不屑,“拿特奖的都是变态”是这个年代我们对成绩的理解,我不愿争辩什么,只要他们还愿意接受我,与我打闹玩耍着就行了。即使我期末成绩总是高得令人畏惧,即使我会四种泳姿,在游泳课上出尽风头,即使我把特等奖学金的一半捐给系上的贫困同学,即使有再多的即使,我总是默默地生活,累了便躺在草地上遥望那和我一样疲倦的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2)

大学生同志自叹 为什么同性恋这难?

但在生活中,我要面对的,却是比考试棘手百倍的人际关系。中国的应试教育让我们对成绩优异的同龄人心破敬意,即使是日常交谈也正是如此。我就成为这样敬意下的牺牲者。但我并不希望这样,我希望有人和我开粗俗甚至下流的玩笑,希望有人和我说话时带着他自己特有的脏话,而不是如同八股似的客套。我想这一切都快疯了!

但是四年的大学生活总算结束了,在无数倾慕我的女孩子眼里,我看到了太多的伤心和失望,而我却无能为力。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2)

大学生同志自叹 为什么同性恋这难?

男生小森

本科毕业后,我从长沙到武汉读研究生,期间我认识了小森。

暑假时,我在外面接下了一个项目,他是其中一个程序员,我是负责人,公司让我和他住一套房间。那天天气很热,我一个人在屋里看书,有人敲门,打开来,门外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同学小林,另一个我不认识的,比我高出半个头,差不多183cm,壮壮的,一件猩红的T恤,一条白色短裤,一双新款Nike,都是我喜欢的牌子。

小林给我们作介绍,我才知道他就是小森,以后跟我同吃同住的家伙。小森主动和我握手,我这时才看清他模样:轮廓分明的脸,高耸的鼻梁,嘴角边的肌肉非常明显,浓浓眉毛下的双眼透出独有的俊朗,英气逼人。

我的心开始乱跳,和他握手时,不由得低下头去。我竟然第一次有了心悸的感觉,很心慌地把他迎进了屋子,而且主动帮他铺床,打理屋子。小林很高兴在他们眼里一向孤高的我那天表现出的热情,他临走前给小森说了一句:“小森,你知道你跟谁住在一起吗,蓝可是我们王牌系里的王牌啊。”我知道林是在用这样的方式表达感谢,但我并不需要!我忽然害怕小森会跟其他人那样因为我所谓的优秀而疏远我。

我很吃惊自己当时心里强烈的反应。

同居

第二天早上我到客厅冲咖啡,正准备回屋做题时,忽然发现一只白色的袜子半悬在客厅的桌檐上,另一只掉在了地上。我拾起来,抖了抖上面的灰,一个暗蓝色的阿迪标志提醒我这是小森留下的。

捏着小森的袜子,我杵在原地,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如果是别人的,我会嫌脏连碰都不会去碰,可现在,我捏着小森昨晚脱掉的袜子却不愿放开。我的大脑停止了运动,我走到水池边。清凉的水泛着点点泡沫,袜子在水中白得刺眼。我第一 次自愿替别人洗袜子,而且是一个男人的袜子,我近乎虔诚地为别人服务!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2)

大学生同志自叹 为什么同性恋这难?

我开始惶惑,怎么会是这样?难道我是Gay?

那天小森很晚才回来,我坐在客厅看电视。他一P股坐在我身边,打开两瓶啤酒,顺手给了我一瓶。我们开始天南地北地聊天了,我觉得开心,他并没因为我所谓的优秀而另眼看我。

“哦……小森,”我突然想到袜子的事,觉得有点难为情,“你昨天穿的袜子我已帮你洗了。”

小森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的心咚咚直跳:“我还以为是我的呢,洗了才发现是你的。真是不好意思。”

“哦,谢谢啦。”小森漫不经心地说,显然在回忆着什么。

“你让我想起了我以前的女朋友。”小森双眼忘着天花板,慢慢地说:“我的家造就了以前的我,仗着钱多,整天浑浑噩噩地活着,我高中时便和她同居了,我向来大男子主义,我的任何衣物都是她洗,她死心塌地的爱我,但我却不知道珍惜。直到有一天,我俩吵架,她赌气说从今往后我得自己洗衣服,我气头上再加上喝了酒,脱下袜子逼她洗,她不洗,于是我就狠狠地揍了她一顿,最后她哭着洗了袜子,嘴角流着血冲出门去,然后我们分手了……”他的眼睛中有闪光的东西在微微动着,“后来,我考到武汉读大学,她却到了另一个城市……”他长长叹了口气,“不想了……”

“她可能原谅你了……”我试探着说。

小森摇摇头,“永远不会的。”小森抬起头,眼里包着泪,“蓝,我终于找到人倾诉了,你知道闷在心里,有多痛苦吗?”

小森的情绪有点激动,我忙说,“我理解,我也是单身。”

“你?”小森有些不相信,“帅气的名牌大学的高才生,单身?”

从那以后,我们的关系开始亲密起来。他依赖性很强,我平时很照顾他,给他做饭,甚至给他洗衣,他把我当成他的大哥,对我无比的信任。

我后来才从朋友那里知道,其实他会做这一切事务,他偷懒,故意装不会做。我本应生气,可我竟然毫不在意,反而觉得能够为他做事,我很开心。如果哪天哪心情不好,或者没有按时回来,我就会觉得难受。

我终于知道,自己是爱上小森了,我苦苦思索,不得解脱,我想我是坠入了看不见罪的国度。

小森也时不时在手机里调戏说要我嫁给他做老婆,我表面上总是骂他,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心里是多么的甜蜜。

我想摆脱自己的心魔,但他对我也很好。在我孤独的时候,给我过我自己都差不多忘记了的生日,可我痛苦,我不能影响他的正常幸福,他已经有了一个新女朋友,我甚至知道他原来的女朋友从上海回来了。我觉得失落,我该怎么办,我快疯了,却什么都不能对他说。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2)

大学生同志自叹 为什么同性恋这难?

累了

我承认很难接受自己是同性恋者这个事实。这是我自身的问题,因为我不能战胜孤傲的自我。

我苦痛,我徘徊,我的心地却很善良,我不会轻易影响任何人的生活,只是我不能再承受生活的压力了。在学校里我独自承当一个很繁重的设计,自己在校外要为自己的事业打基础,经常打两份工,不光养活自己,交学费,还要成为家庭的经济和精神支柱,自己还得准备论文。

从来我都是要强的,我不会说做不到,可我真的很累,我也习惯自己承受所有的光荣和苦痛。如果对小森,只是单纯的喜欢,那就构不成问题,但如果我睡觉的时候想能抱住他(我们曾经在一张床上,的确也抱过,在他熟睡时,我还亲吻过他),或者想有进一步的举动,我就开始承担压力了。

这不是信心的问题,而是我害怕这件事说穿了,我会彻底地失去他,连朋友都没得做。而且这又会给不太善于交际的我撒上一层霜,我也不能承受老师和师史妹们怪怪的目光。

唉,同性恋为何这么难??只能叹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