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殿骑士团在欧洲的传说中是集财富、阴谋和禁忌于一身的组织,某些阴谋论者甚至认为它始终存在并改变了人类的历史(比如某些人就考证出美国建国的资金来自于圣殿骑士团的财富)。圣殿骑士团的全称是“基督和所罗门圣殿的贫苦骑士团”,尽管这个名称在后来成了笑谈(中世纪的人们谈起它好像中国人说起“煤老板”和“炒房团”),但在这个组织成立之初却十分贴切们,因为它确实是一个屌丝骑士的组合。

远征东方是一项花费巨大的活动,为了主的荣光,很多骑士以三核桃两个枣的价格贱卖了自己的领地,来到圣地后发现自己成了穷光蛋。尽管打下了圣地后,很多人都得到了封地,但这依旧是僧多粥少。打下圣地也不意味着朝圣安全,很多人成了劫匪眼中的肥羊,异教徒、穷苦的远征骑士都可能对他们下手。1119年,两位参加圣战的法国贵族雨果·德·帕英和格弗雷·德·圣欧莫建议成立一个“镖局”,这个建议得到了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二世同意,“镖局”以圣殿山的阿克萨清真寺作为总部,这个“镖局”就是圣殿骑士团。

当时的阿克萨清真寺可没有晃瞎人眼的金顶,住在里面的圣殿骑士团也穷的好像丐帮。9名骑士团原始股股东连盔甲都没有,穿的是好心人施舍的衣服;没有钱修缮住所,只得住在异教徒建立的清真寺里。在创业后不少骑士加入了这个组织,但生活依旧拮据,他们名为骑士,但连战马都没有,不得不两人骑一匹马作战。骑士团的团徽也对这一窘况做了如实反映,这让很多腐女都以为他们是同性恋组织。

这一局面只维持了八年,1127年第一任骑士团团长雨果·德·帕英跑到欧洲化缘。事实证明他是干非法集资和传销的天才人物,靠着“讲故事”写PPT成功的从众多狗大户那里要来了大量金钱。1129年他来到罗马,受到了教皇洪诺留二世的接见,承认了他们的地位,赏赐给他们讨饭、讨赏赐的特权。有了御赐的“讨饭”权,众多欧洲贵族开始大量捐献地产给他们。

1139年教皇英诺森二世成了他们的第二个贵人,他用诏书授予了圣殿骑士团更多的特权,让圣殿骑士团只对教皇负责,不受国王和主教指挥;圣殿骑士经商不但免税,还能在领地周围收取税收。圣殿骑士抓住这个有利条件,不但扩大了保镖业务,还开设了客栈。在生意扩大后,他们还利用遍布欧洲的生意网开展汇兑和高利贷业务,从犹太社团手中抢走了大量放贷业务。除了意大利威尼斯和热那亚的奸商,他们在整个欧洲高利贷市场上无人能敌。由于信誉卓著,圣殿骑士团还吸收各国王室的存款。

圣殿骑士团的兵力也从开始的九人,一路扩展到六百名骑士和二千名轻骑兵,加上扈从、仆役和随军教士,最多时达到两万之众。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同时期的法国国王也只能常年供养两百多名骑士。

也许是穷怕了,圣殿骑士团内部还有大量手工艺型教友,这些人从事烘烤、冶炼金属、饲养动物等劳动。加上地产上的农业收益,圣殿骑士团可以最大程度上的自给自足。靠着奋斗和征战,这个“屌丝”抱团的组织变得富可敌国,他们终于给自己招来了祸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