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情画

标签:圈中

陷入危机的老年GAY,年少时也可能是圈中的名媛天菜

陷入危机的老年GAY,年少时也可能是圈中的名媛天菜

来源:淡蓝封面|同志电影『叔·叔』有人说,24至30岁是GAY的「黄金年龄」。这个阶段,他们被社会毒打的时间还不算太久,身上还有些少年气,不管是外貌还是体能都处于人生巅峰,在GAY圈自然也处于鄙视链顶端。但别看他们现在生龙活虎的,许多人内心也有着自己的隐忧——老了以后怎么办?前几天跟家人出柜时,26岁的努努就直面了这个问题。虽然很幸运,母亲逐渐接受了儿子的身份,甚至还主动学习了很多相关知识,但她最大的担心,就是儿子未来的生活问题。「你有没有为自己老了以后的生活考虑过啊?」努努被问到哑口无言。说实话,他没想过,也不敢想。自己母胎SOLO,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家庭的经济条件也谈不上特别富裕,起码在北京买不起房。「我已经确定无儿无女了,」他对淡蓝说,「万一一直孤身一人,还没钱,落得晚景凄凉的下场该怎么办?」01.研究证明,性少数老人更容易患上老年痴呆作为TXL,我们的老年生活确实比大多数人要经历更多考验。先说身体上的吧,今年4月,专门研究老年病学的学术期刊『老年学家』(TheGerontologist)发表了一篇文章,密歇根州立大学的教授谢宁、刘慧和社会学博士生赖文华通过模型和筛选工具研究发现,性少数群体的老年人患上认知障碍症的几率,明显高于异性恋老人,而阿尔兹海默症就是认知障碍症的主要表现。在学者的研究范本中,性少数老人并没有比异性恋生活得更不健康,吸烟、饮酒、锻炼这些方面都差不多,差距主要来源于双方的社会联系。和年长的异性恋者相比,性少数群体走入婚姻,或与伴侣长时间同居的可能性要小得多,他们亲密的家庭成员也少很多。因此,长时间缺乏亲密关系的孤独,会让很多老人产生抑郁情绪,从而更容易导致认知障碍。02.年轻时大胆做自己,老了反而要「变回」异性恋?也有许多年轻TXL是这么想的——进养老院不就行了?面对妈妈的灵魂拷问,努努一开始也是这么回答的,但当他了解到一些养老院的真实现状时,他沉默了。拿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澳大利亚来说吧,当地的老年同志在进入养老院时,依然会面临严重的歧视和虐待问题。性少数群体健康组织ACON曾对澳洲养老院的情况进行了调查,他们发现,40%的老人曾在养老院遭受过来自护工或其他老人的虐待。尤其是性少数老人,在身体虐待之外,他们还经历着很多隐性的歧视。比如在养老院,几乎没有人会考虑老人们的性别认同,也不会用正确的人称代词去称呼他们;同性伴侣的建议和感受一般不会被采纳,在法律上也受到许多限制。ACON的项目经理ClaireAllen介绍,尽管许多老年同志在年轻时非常独立,也拥抱社群生活,但为了避免在养老院受到歧视,很多人还是会选择适时重新走进柜子,隐瞒自己的身份。在ACON走访的老年同志中,73岁的GeoffreyOstling就很有代表性。由于腿脚不好,自己家又需要爬很多层楼梯,Ostling开始考察养老院,希望让自己过得更舒服一点。他走访了十几家养老院,却没有一个让自己满意。那些养老院大多死气沉沉,没有一丝生气。「所有老人都目光呆滞,盯着电视机和房间远处的角落。」Ostling说。他唯一看中的一家确实很有活力,老人们还可以上艺术课,有各种各样的活动,但这家养老院的经营者是英国某教会——它刚刚为反对同性婚姻运动捐赠了100万美元。那么专为性少数群体建设的彩虹养老院呢?去年,淡蓝就曾写过一篇关于海外同志养老院的状况。想要住进这样的养老院,兜里没点积蓄是很难的。某些公立项目也需要挤破头才能抢到名额。更何况,也并不是所有老人都想住进彩虹养老院里。在电影『叔·叔』当中就有这样的情节,一个公益小组想让政府为性少数群体修建养老院,但许多老年同志并不愿意住进去。「我不住,住进去之后不是自己把自己给曝光了吗?」对自己身份的顾虑,依然是老年性少数群体颐养天年的最大障碍。03.相爱36年的同志伴侣,给年轻TXL的养老建议所以,面对孤独、歧视、虐待等潜在的可能性,我们应该如何想象自己的下半生呢?今年64岁的李伦佐、鞠佳仲是一对同性爱侣,他们居住在成都,已经彼此陪伴了36年。他们相识于1985年,并在次年用一束鲜花和一张用奖状自制的结婚证,写下了自己的誓言——「海枯石烂,永不变心;白头偕老,挑战传统」。三十余年来,他们一直遵守着约定,并见证彼此从青年逐渐走向老年。2015年,腾讯新闻找到了李伦佐和鞠佳仲,他们给年轻的性少数群体提出了一些自己的建议。「我们奉劝年轻的同志,应该早做规划,年轻时要积极向上,有一笔积蓄或者投资,这样不至于老了陷入绝境。」李伦佐和鞠佳仲说。在这么多年的人生路上,他们目睹了不少同志的悲惨遭遇。在他们的年代,二十多岁的年轻GAY也同样生龙活虎,但随着年岁渐长,他们没有伴侣,再加上外界的偏见、歧视,很多人都放纵自己、自暴自弃,「过一天算一天,没有任何生活规划,也不会存钱,很多人老了孤苦伶仃、穷困潦倒」。而李伦佐和鞠佳仲很早就意识到了要为未来做规划的重要性。早年,他们通过经商赚了点钱,两人在成都买了两套100多平的房子,还买了好几份医疗保险。同时,他们也在努力经营自己的小生活。两个人共同拥有一个工艺品商店,李伦佐积累的炒股经验也让他们有了一定的理财所得。可以说,他们面对老年生活不仅不惧怕,反而怀抱憧憬。2015年,李伦佐和鞠佳仲对腾讯新闻提到了当时的一个困境:「我们医院看病做手术,另一个签字是不行的,必须是家人。也不能互相继承遗产。」但随着我国的社会进步,这个问题也有了解决办法。2017年,『民法总则』首次提出的意定监护制度,让同性伴侣也可以行使医疗救治、生活照顾、财产代管、权益维护、临时监护等意定监护权。

老年GAY 名媛天菜 圈中 年少时 陷入危机

/ 赞 (0) 阅读(4)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