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情画

同志耽美小说【我和哥哥的故事】

广西同志 » 同志资讯 » 同志耽美小说【我和哥哥的故事】

我叫程皮卡,18岁。我长得很可爱,大眼睛,但很耐看。因为我叫皮卡,有的人喜欢叫我皮皮,有的人喜欢叫我皮卡丘。反正叫什么都无所谓蛮,最最重要的就是,我喜欢人,而且喜欢...算了,我不说你们也能猜到。

我从小跟爷爷奶奶长大,父亲在汽修厂给人修车没时间照顾我们兄弟二人。母亲在针织厂上班,也没时间照顾我们两个,所以呢我就跟爷爷奶奶是好朋友咯。

“哥,你快看。”我指着面前高高的大树,我哥顺着我的胳膊看到了树上的马蜂窝。

他把书包撂在树边,“我去找根竿子。”没多久我哥就从别人家菜地里的黄瓜架上拔了一根竹竿朝我跑过来。

“你上还是我上?”我哥瞅了瞅我。

我咬咬嘴唇,“你上吧。”

我哥挑了挑竹竿,树太高够不到,连蹦起来还有一段距离。

“我爬上去。”他扔下竹竿准备爬树。

“不行,太危险了,咱们还是走吧。”

我哥不依,还说我胆子小,他爬上树让我递给他竹竿,我乖乖的拿起竹竿递给他。

他向上看了看马蜂窝,瞅准角度,“啪” 就这么一下碗口大的马蜂窝被打了下来。

果断的马蜂拥向我俩。我哥正准备从树上下来逃跑,校服领子被挂在了断掉的树杈上。

糟了,我赶紧拽我哥,他一只手抱着树另一只手赶着马蜂。还不停的叫着。

我用校服遮住脸,伸手抓我哥的裤子。一用力裤子被我扯下半拉屁gu。刺眼黄昏,我搀扶着我哥。

看着他脸上被马蜂蜇出来一个个大小脓包我很是心疼。

我们回到家天已经快黑了。奶奶就把我打了一顿,很疼很疼。那一年我13岁,我哥15岁。

奶奶抓住我的胳膊一顿毒打,他对我们兄弟二人非常严厉。

我哥还好,我比他调皮,我喜欢和别人打架,

爬女生厕所的墙头,

剪掉我座位前面女孩漂亮的辫子,

抱着讲台上的作业本放肆的乱涂别人的名字。

尽管如此班里很少有人讨厌我,男生动不动拉我出去打闹,女生也很乐意围在我身边说哪个班谁谁喜欢我,问一些我喜欢谁的事情。

甚至有一次作文课上,老师让写最好的朋友。让我吃惊的是五个女孩同时写我,隔壁班也有两个。为此我成了同年级的新闻焦点。

更大胆的是,有一次班里三个女的越我去田地里玩。我们躺在踩塌的麦地上竟然不知道因为什么话题让我和一个女生接吻。

我趴在那个女生身上,双手抱着她的脸,神体紧密接触之下我的小弟弟有了反映。

因为怕她感觉出来,也因为害羞,立刻从她身上下来,由接吻变成了互相开玩笑。


此文由山水情画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赞 (2)

评论 0

暂无评论...
验证码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