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严肃的中知AI

选题来自于小编之一,

她经常跟我们说,自己的家乡成都是全国闻名的gay都,又名天腐之国,

我们长久认为这是她的臆想,不予理会,

直到她扔出了一堆论文。

一、先问是不是

直接在百度上搜索“gay都”,页面是这样的——

百度虽然不靠谱,但如此斩钉截铁的结果,还是确认了成都毋庸置疑的gay圈地位。

知乎“作为一个生活在成都重庆的gay是一种怎样的体验?”问题下有知友描述:“身边的同学导员不会拿这个身份去嘲讽或者对你另眼相看,相反在我经常自黑之类,gay这个标签和其他人高矮胖瘦的标签是一样的。”“在街上和校园里经常可以看到牵手的同性情侣,没有人会大呼小叫或者做一些奇怪举动,相反大家都好似达成了一种共识,既不会去打扰,也不会去宣扬。”

成都本地对同性恋者,有个特殊的称呼,叫“飘飘”——在当地居民的刻板印象中,男同性恋者总是在不同的聚集场所之间飘来飘去,“飘飘”因此得名。这个称谓隐含的意思就是那些同性恋男人一辈子也无法安定下来,就像秋风中的落叶,注定飘荡一生。

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社会学系副教授魏伟在《城里的“飘飘”:成都本地同性恋身份的形成和变迁》一文中,指出这个词有意思的地方:“飘飘”一词正是强调同性恋者的社会特征,而不是他们的性欲特征。“在美国,gay这个词自1940年代以来成为最为常用的意指同性恋者的词汇。在它以前,还有很多其它的词汇,比如queer,fairy,trade等,也被用来指同性恋者,尽管这些称谓具有不同的内涵和指向不同的主体,它们都侧重于表现性和性别。”

就是说,“飘飘”这个词,衍生于对同性恋群体生活状态的描述,而不是对他们性、性别的描述。

“飘”这个字,在成都也有很多用法,同性恋者聚集的地方是“飘场”或者“飘市”,只有圈里人才明白的语言叫作“飘语”。另外,“飘”可用作及物动词,比如要“飘”某人 ,就是想认识某人并与其发生某种关系。“飘”也可以用作形容词,描述刻板印象中与同性恋者联系在一起的行为举止特征。

在相关论坛上,还有关于成都“飘场”的梳理,领头两个是东大街和春熙路——

东大街,成都gay圈称为漂漂街。在最高峰期时,盛传东大街一直往东走,走到东门大桥,完全是成都同志圈的缩影。“在这里,十男九弯,十弯九受。而到东门大桥附近,打扮好看的男男女女开始多了起来。有别于九眼桥的酒吧一条街,这里的男女,身边站着的多是同性,你甚至能轻松看出他们的属性”。而圈内较有名的MC酒吧与MAX同志酒吧,也位于这一带。MC酒吧,是成都知名度较高的同志酒吧之一,随着同志文化的普及,现在出入MC的人已经不完全是同志,有很多“腐女”和异性恋朋友也会在这里和他们的“基友”狂欢。曾经风靡一时的YY酒吧和BL酒吧也都在这。

春熙路

春熙路,圣地。同性的艺术细胞普遍比较多,而恰好国际一线品牌(如LV、CHANEL)的设计师中也有不少同性身影,所以成都的同性出没春熙路一带也不足为奇。除了酒吧和夜场,沙龙和公益活动是也这个圈子的常规活动。

二、再问为什么

成都之所以被称为gay都,一般有两种解释,解释一是这里的氛围更为开放包容,对同性恋接受度高,解释二是成都的gay多。

第二种解释没有明确的数据支持,多为大家的主观体验总结,不过解释二和解释一倒是可以看作是相辅相成的两个因素,毕竟对同性恋群体更友好的环境自然能吸引同性恋的聚集,而较多比例的同性恋存在,也会进一步推动当地对这一群体的接受。

成都对同性恋群体开放包容的精神,倒是有相关数据。2012年四川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副教授梁斌做了一个调查《成都高校大学生对同性恋的认知和态度》,对四川大学、四川师范大学、成都中医药大学、西华大学4所高校的在校大学生进行问卷调查,结果显示,70.1% 的大学生认为同性恋是一种正常的情感选择,没有必要干预的个人生活方式。不过这篇论文整体上还是挺忧虑的、批判的,在结论处进行了反思,“仅有1.2% 的大学生从学校课堂获得同性恋的相关知识……表明学校教育在此问题上的缺失。”以及对大学生对同性恋群体的认识不全面,存在负面刻板印象的忧愁。

这个反思态度超可爱了……

成都大学师范学院教授胡珍,嗯又是成都,有一个针对全国大学生的调查《新世纪中国大学生同性恋状况的变化》,这个调查分了两次,2000年的样本来自全国26所高校、5070 名大学生,2010年的样本来自全国46 所高校、7829 名大学生。结果显示2000年,认为同性恋行为是少数人正常行为的大学生比例不到29%,2010年进步很大,男女接受度分别为48.9,55.9%。

2000/ 2010年性别及大学生对同性恋现象的认知比较

回头看一下重庆的数据,70.1%。

这跟你班学霸跟你这个学渣检讨自己考得不好,要严肃学习态度一样。

除了量化的数据,有专家针对成都这种现象进行了田野调查。

魏伟总结,三个本地文化因素——历史上的文化多元性、本地的宗教以及重视休闲娱乐的都市文化,对于成都相对宽松和公开的同性恋生活环境有着重要影响。

具体来说——地处天府之国的中心,适宜的气候、丰富的物产和消费城市的历史传统,共同造就了成都以快乐为中心的本地文化和伦理氛围。成都是“休闲之城”,注重对于享乐的追求,自古就有“蜀人好娱”和“少不人川”的说法。访谈对象尤其强调的一点就是城市文化对于个人愉悦的推崇,正如一位访谈对象做的如下阐释“这是一个追求生活品质的城市。本地居民忙于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追求自己的快乐,对别人的事情不甚关心。各种各样的人都能在这个城市里找到自己的快乐。追求个人愉悦在本地文化中滋生了一种自由化的伦理,从而发展出了对于同性恋更加宽松的环境。”

总结来说,就是成都人爱玩,四处撒欢自己都忙不过来,哪有空去管你的性取向这等闲事?

本地宗教似乎得单独解释一下,有人认为,道教和佛教对成都影响很大,特别是道教,更看重个人感受,讲究顺其自然,这也使得成都人对个人性取向保持开放态度。

成都青城山,全球道教天师道圣地,中国四大道教名山之一

另外还有一个气候地理说,这个解释在各大论坛上也占有一席之地,大意是说,成都是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终年阴雨绵延、日照较少,男孩子大多清秀白皙、斯文俊俏,用我们成都小编的话说,“所以男生都比较柔情”。

清秀白皙

不过可能是这个原因吧,这也造成一个残酷的事实,成都虽然gay数众多,不过结构极为不平衡,用知乎用户@杨晏熙的回答来说:整个成都的攻聚在KTV一起唱歌,开个小包间都太大了。

S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