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矫正

  • 同志矫正医疗受害者:我从同性恋矫正所逃了出来

    前面先讲个故事吧,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和标题无直接关系,但算同一个母题。有天晚上,一个还在读中学的00后读者,她突然找到我说,她在学校里写了一篇作文,是关于同性恋平权的。结果交上去之后,她的语文老师给了她一个非常低的分数,并且严厉的斥责她:“同性恋是一种不正常的价值观。”大概是还年幼吧,老师的话让她开始对自己行为的正确性产生了一种怀疑,便加了我的微信想问我。我那时候在忙别的事,没回复她太多,只是称赞了她的勇气,然后告诉她,你没错,是那些大人错了。本以为这件事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但是很意外的,一周后我又收到了她的消息。只不过,这次不是她发给我的,是她的妈妈登录了她的微信。我没办法知道为什么这位母亲可以随意登录孩子的社交软件,但我知道至少她这一次登录这个微信,是为了找我的。其实妈妈对我说的话都很客气,开头用的都是您这样的敬称,就连最后让我离她的孩子远一些用的都是“请”。整一段话的大意就是,她不支持也不反对同性恋,只有一个要求,自己的孩子还小,希望我们不要去让她知道同性恋相关的信息,会传染到她。“我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后也和我们一样用传统的思维,过传统的生活。”而当我写了一大段话发过去,想给阿姨解释一些什么的时候。我只收到了一个系统给我的红底惊叹号,以及一句“您已不是对方的好友”。我在那一刻产生了一种被驱逐的感觉,写了那么久的东西,我怎么也没想到会被一个读者的母亲告知,离她的孩子远一些。她母亲也许以为我是同性恋,所以驱逐了我,而我是不是,其实早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妈妈已经把同性定义成了会传染习气的坏孩子。那些话让我听起来,就像大人小时候对我们说的,那个小朋友是个坏小孩,你不能跟他玩。而可惜的是,这个读者,我到今天都没联系上。我有试过主动地去加回她,却一直都没有收到什么回复,她也没有再加过我。本来这件事我也快忘了,直到昨天一部很多人都在等的同性电影《被抹去的男孩》,出了资源。看电影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又想起了这个读者和她的母亲。便决定把这个故事写在今天的电影之前,希望这位小读者可以看到。然后,提防同化,拒绝妥协。《被抹去的男孩》 查看全文>> 2019-04-26

热门文章排行榜HOT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