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现在我都觉得这是一场“阴谋”,我的宝藏男人他喜欢我,他当初是公司最正经的直男!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与他在一起,前年还被他“拐”去加拿大结婚了。


与他认识,是在我对上一份工作彻底灰心后,在新公司里就职后谈的男友。回想当时离职的场面,老大对我说:千玺你确定要离开这个已经工作了5年的“家”吗?5年,好像有点长,对于一个从学校毕业就一直没有跳槽的我,这个时间除了读书,是我在一个地方待的最长久的了。我认真地回答了老大:我想出去走走,希望老大可以放我走。老大说了句你自己不后悔就没有理我,我收拾好东西,交接完毕就离开那个我挥霍了5年热血的公司。

当我在新的广告公司面试时,看着公司里的女人,我很怀疑这是一家广告公司吗,除了面试官还能入眼,其余女人不施一点胭脂粉墨,整个农村大婶一般。最终是经理审批了我,说了一句:年轻人,加油干,以后你就在我手下工作。我嗯了一声,签下了自己的第二份“卖身契”。


第二天入职才知晓这份工作并不简单,经理安排的事物,其实不需要我去做,但是相关的“大婶们”不是外出了,就是手头都要忙活,所以我这个新鸟埋头整理经理安排的工作,从早上9点到晚上8点,我都没有弄完,还在公司里加班。

喂,新来的,你怎么还没有走?我转身去寻找发声者,看着那个人我惊呆了,他很像我梦中情人,看着他感觉空气静止,他看我迷糊的眼神又说道:你不走我可要先走咯,记得锁门。残酷的现实把我走神的心拉回来,回了句:你先走吧,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完,做完了我再走。他听出了我的哀怨省,走到我座位旁,看了经理给我安排的工作:经理怎么给你安排了这些事,这些东西你一个新人怎么知道,你让开,我来帮你整理,你看着就行。

我听话的让出了座位,他很自然的坐在我的位置上,给我整理工作。我在一旁看着,有些花痴般的想着某些事。可能是想的痴迷,未曾发觉他在回头看我,咳嗽一声,我问他:怎么啦?他没好气的说了句:你看着我,我教你怎么整理这些文件。


就这样,我听着他在讲解,配合着他把经理安排的任务在10点前干完了。看着办公室里只有我们俩,我笑着说: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他说:叫我肖梓君。我疑惑的用着家乡口音问听:小子俊?他拿我无语,在纸上写上三个字:肖梓君。我傻笑道:肖哥,我叫杨千玺。

我有这么老吗?你叫我肖哥。他鄙夷地问着我。我又一次傻笑道:没有啊,你这么年轻帅气的肖哥,怎么可能老呢。他看我的表情心里想的这新人是不是干活干傻了,也就不抬杠的说:千玺是吧,以后不懂的事情来找哥,哥在你右边的右边再左拐的位置。他还真当哥上瘾了,我只是礼貌的称呼他,不过还是小鸡啄米般的点点头。肖哥看我傻样,笑了:走吧,下班咯,今晚回去又是半夜了。

我拿上自己的东西,跟着肖哥走出了这个才来第一天就加班的办公室,看着夜色,我想到自己今晚可能要走回家了。肖哥见我迟迟不走,问我:你怎么回去。我可能要走路回去了,肖哥你先走吧。他听我说走路回家,回了我一句:壮士保重,哥先走了。来日再见!我无语的不看他,走向繁灯下的街头。


嘀~嘀~!声旁传来一串喇叭声,我看着摇下车窗的肖哥:你怎么还不走。他说了句:上车,我载你回家。我傲娇的说:算了吧,肖哥你先走,我这壮士就不拖累你了。他听出了小脾气,笑着说:快上车,后面车来了,走不动。

就这样,我上了他的车,当然我没有坐在副驾驶上,那样离他太近,没有安全感。他见我还在小脾气,也不笑我,问:你家哪里,我导航过去。告诉他地址,车内变得安静了,不知什么时候他开了车窗,夜晚的风吹进安静的车内,我有些困意,斜躺窗边,可能是今天的工作有些超出负荷,我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车停了,我醒来看着车窗外已经到了我住的地方。我立马起身,谁知撞到了车顶,哎呦。

他听到我的呼声,立马起身从驾驶座过来抚摸着我的头:你还真是傻上瘾了,到家了还能撞头,别把我车撞坏了,你可赔不起。他的手很暖和,我想挪开他的手,最终还是放弃了,任由他为我揉头。最后看不下去他这暧昧的动作,我下了车,说了声肖哥晚安。这一天就这样奇怪的结束了,现在回想,当初如梦般的夜色,我们是不是该留下点什么呢?


第二天经理看到我整理的文件,夸我不错,第一天就可以把工作做得这般好,我腼腆一笑:谢谢经理的赞许,我刚来第一天,是肖哥帮我一起整理,我才能快速的完成经理你的任务。他疑惑的问:肖哥?谁?肖梓君。他啊,你喊他肖哥?看着经理那憋着内伤的脸,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经理说你先出去吧,等会再找你。

在广告公司,除了面对刁钻的各方“爸爸”,有了肖哥的帮助,我很快的融入了这个集体,一个月后经理找我谈话说:恭喜你杨千玺,你转正了,公司欢迎你的加入!我受宠若惊般的看着经理,一个劲的点头,经理问了句:你觉得肖梓君怎样?我诧异的看着经理,想从经理脸上寻找出答案,然经理认真的看着我,我想了想:他人很好,很乐于助人,公司的得力大将!

从经理办公室出来,肖哥迎面走来,问我:经理找你啥事?我说:他告诉我转正了,还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肖哥看着我的眼睛说:他问什么了?我说:他问我你怎么样。然后我走了,留下肖哥在那望着我。这一个月里,肖哥帮了我很多,他很照顾我,让我从一个新人很快的转正。


下班后我找到肖哥,对他说:跟我去个地方。他不问我去哪,收拾好东西跟着我走。从公司出来,我领着他走了好些胡同路,最后来到一家街边小吃店坐下,老板走过来:小杨带朋友来了啊,今天吃啥,叔给你弄。我把菜单递给肖哥,让他点,内心担心他会嫌弃,他认真的看着菜单,点了一部分交给我,看我望着他犯傻,他戳了我一下,我看着他点的食物,笑了笑,全是荤食,我点了几个素食,老板过来看我点的:小杨,还是那些啊,这次叔送你些好吃的,你给叔品品,好吃的话,叔就上新。

不大一会,叔就整了一桌好吃的给我们,看着这一桌美食,我对着肖哥说:快吃,叔他很少上新品的,这次你来了,我沾光咯。他见我喋喋不休,往我嘴里塞了一块食物,我呆住了,然后安静的吃着东西,气氛瞬间凝固。

吃完后,我跟店家说了些话,起身走,肖哥也不说话,跟着我往公司的方向走去。快到公司时我开口说:谢谢你这一个月里的帮我,今天这顿饭算是感谢你。他嗯了一声就走了,留下我又一次的呆住,我没有说错啥啊,他怎么不高兴的样子。没想太多,我搭车回家。

当我下车时,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停在小区门口,肖哥他在等我,他下了车,手里拿着东西:恭喜你转正,这是给你准备的礼物。我说了声谢谢,拿着他送的礼物往小区走,他跟了过来,明早我来接你,给你请假了。我啊了一声,看他时,他已经走远。留下莫名其妙的我又一次发呆,今天我干哈了???


第二天,还在睡梦中的我手机响了,肖哥打来的:快下来,我带你去个地方。我快速的洗簌好,上了他的车,他帮我系好安全带,并把我的头轻轻的靠在座位上,看着肖哥这一连串的动作,我有点方。虽然我是g,平日里隐藏的很好,但是对他的这一个月来对我所做的事,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头。

车速不慢,从城市慢慢的驶往乡野,当车离城市越来越远,目的地到了,下了车,看着前方的农场,我想他是带我来农家乐吧。肖哥说:这是我乡下的家。我惊住了,肖哥带我来他家?他是要干嘛?我只好硬着头皮跟着他走,进了院子,发现里头别样风景,果园池塘玩乐都有,肖哥带我见了他的父母,他的父母很和蔼可亲,还说他儿子从不带同事来玩。我受宠若惊一般的看着肖哥,他笑了笑。

那一天,我们玩到晚上,我看着肖哥,他怎么还不走,而我又不好开口说,他爸说:这么晚了就别走了,房间给你们收拾好了,洗洗去休息吧。我只好跟着肖哥走进他爸妈收拾好的房间,看着房间里有肖哥小时候的照片,还有一墙壁的奖状,一柜子的奖杯,他真让我吃惊!


洗簌完,看着肖哥我问他:我睡哪儿?他说了句:一张床,当然是跟我睡。我啊了一声,他走过来拉我的手,也不管我拒绝,上了他的床。躺在他的床上,我很拘谨,毕竟很久没有跟男人一起睡了。他躺下后说:我比你小。

我尖叫一声,他立马捂住我的嘴:小声点,我爸妈睡着了。我点头,他确定我不会尖叫时,把手拿开,继续说:你喜欢我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继续说到:经理是我哥们,广告公司是我们几个哥们合伙开的。第一个晚上,看着你在认真工作的样子,确认过,你是我喜欢的人。我嘴张大,他立马把手放上来,我委屈的看着他,他继续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你吸引了,通过这一个月来的相处,你身上有我喜欢的东西。

我问他:你喜欢我什么?他没有说话,挪了挪身体,把头靠过来,吻上我的唇,时间静止,一切水到渠成般,唇间的味道流淌着幸福。一吻结束,他抱着我说睡觉吧,我们就这样安静的入睡。那一晚做了个梦,梦到很多奇怪的事,醒来时,发现枕边的人还在,我又睡着了。


那一晚的吻,宣示着我是他的人,我还是继续叫他肖哥,不知道哪天,经理找我谈事,结束后说了句:你们俩圆房了吗?我被经理的话吓住了,立马逃出经理的办公室。生活还是继续,每天上下班,当然不一样的是肖哥会接送我,成了我的专属司机。而他乡下的家,也成了我另外的一个家,我想他父母应该知晓了我在他儿子身边的关系,他的爸妈对我还是那么友善。有一次聚餐时说:哪天抽个时间见见你的父母。我故作镇定的说了声好。

没过多久,我们俩的父母见面,地址还是肖哥乡下的家,看着四个大人在一起谈笑,我紧张的心得到了安慰,我担心爸妈会发现我的身份。慢慢相处久了,我爸妈也嚷着喊肖哥他爸妈来我家做客,就这样四个大人也相处的很好。


现在想想,我爸妈,肖哥爸妈应该已经知晓我们的关系了,为人父母,为子考虑的长远。他们知道,自己的孩子选择的路,再苦也会坚持走下去,做父母的这一生短暂,希望的是自己孩子幸福。当我坦诚的告诉父母,我与肖哥的关系时,他们没有打骂,只说了句:你幸福就好。

就这样,我们的生活平淡的过着,前年他说要给一个惊喜,把我还有他爸妈带到了加拿大,为我准备了一场婚礼,那一天我哭了,我爸妈也哭了,他爸妈在一旁安慰。

不过现在的幸福生活,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