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诉后,蛋糕店老板在美国最高法院前发表演说。资料图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宋一

近日,同性恋婚礼蛋糕案经过近6年的上诉,美国最高法院终于作出判决,蛋糕店老板胜诉。

此案最终结果是7票对2票,9位大法官中7位赞同科罗拉多州反歧视委员会对蛋糕店老板杰克·菲利普的法律程序违反宗教自由原则,蛋糕店老板在初审和上诉过程中一路败诉,由于之前的法律程序对有宗教信仰的个人态度并非中立而是存在敌意偏见。

特朗普发推:重大判决已出炉

这起案件本身并不复杂。2012年夏天,同性恋伴侣大卫和查理开始筹备婚礼。这对伴侣及查理的母亲兴高采烈地来到位于科罗拉多州丹佛市郊外一家有名的蛋糕店购买婚礼蛋糕,他们还带来了一个文件夹,其中有婚礼蛋糕的设计思路。

出乎意料的是,蛋糕店老板称其宗教信仰不允许其为同性恋伴侣制作婚礼蛋糕。老板补充说欢迎他们随意选购店里的其他食品,如生日蛋糕、巧克力蛋糕和饼干等。同性恋伴侣当场愤然离去。在回家的路上3人一直沉默。查理的母亲看到儿子在默默地哭泣。

第二天,查理的母亲致电蛋糕店老板,追问为什么他昨天拒绝为儿子制作婚礼蛋糕,老板重复他不制作同性恋婚礼蛋糕,这与其宗教信仰有关,况且2012年他所居住的科罗拉多州还没有将同性恋婚姻合法化。

值得注意的是,最高法院的判决并没有支持被告——蛋糕店老板以宗教信仰为由歧视同性恋群体,判决仅局限于法律程序违宪,科罗拉多州反歧视委员会在处理蛋糕店老板案时态度非中立,对其存在敌意。

联邦法律要求,反歧视原则适用商业活动时对于宗教信仰需要保持完全中立的态度,不支持也不反对、不褒奖也不敌对有宗教信仰的个体。法院没有直接支持或评论的问题是:蛋糕设计制作是否是立体雕塑或是以艺术手法表现的受到法律保护的言论。

此案涉及到近年来在美国社会激烈争论的诸多话题,如同性恋权利、言论自由、宗教自由,案件体现了保守派与自由派对于婚姻、信仰、言论等美国社会生活基本权利的两极化观点。判决发出后11小时,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中称:最高法院关于糕点师的重大判决已经出炉!

此案判决结果无疑激起美国社会的广泛讨论,其中对判决最大的误读是支持蛋糕店老板的判决结果是公然歧视同性恋群体。恰恰相反,此案中体现的反歧视原则坚不可摧。科罗拉多州反歧视法案及美国宪法修正案第十四条均有权利平等和反歧视的内容,即不论个人的种族、宗教、性别、性取向、国籍等一律享有平等权利获得商品及服务。但法律条文的存在并不能阻止歧视的存在和价值观的分化。

主笔多数票判决书的肯尼迪大法官明确指出,由于宗教及形而上学的原因反对同性恋婚姻,不能作为商业经营者歧视该群体拒绝为其提供服务的原因。81岁的肯尼迪大法官是权利平等的坚定支持者,2013年和2015年最高法院支持同性恋权利案都是肯尼迪大法官主笔的。

双方辩论关注的焦点不同

最高法院的判决含义到底是什么?在分析答案前需了解大法官们到底在回答什么法律问题。律师在案件中的重要作用之一,除了找到答案还有指出法律问题。原被告双方在此案中辩论的法律问题关注焦点不同。

原告同性恋伴侣代理律师关注的是,蛋糕店作为提供商业服务机构,依据联邦法律提供商业服务的机构不应基于顾客的种族、性别、性取向等特质歧视顾客,使其遭受不平等待遇。被告蛋糕店老板代理律师辩论的核心在于,设计制作蛋糕作为一种立体雕塑,不仅仅是商业服务,而是被告用艺术手法表达言论,其传递了蛋糕店老板支持或反对的信仰信息,联邦法律强制其为同性恋婚礼制作蛋糕侵犯其宗教及言论自由。

理解最高法院在此案中如何权衡宗教自由和反歧视原则的关系,需了解最高法院在美国政治体系中的作用。此次判决,法院的司法哲学接近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的个人极简主义司法哲学,即法院的作用是严格解释法律,而非通过改变人类历史的判决扭转社会发展方向。改变历史指明发展方向是选举上台的立法者的工作。

最高法院由9名司法界精英组成,如最高法院第一位退休女法官奥康纳所说,司法的脚步如同乌龟一样缓慢与稳健。最高法院一般不愿做出过于宽泛的判决,其判决一般仅适用于特定的案件事实,本案就是一例。

法律规范行为不规范思想。法律的适用要求特定法律事实精确且毫无争议,这些细微差别往往被舆论忽略,但逃不出律师和法官们的鹰眼。本案中原告强调的特定法律事实包括:同性恋伴侣购买蛋糕被老板拒绝的时间很重要,他们没有打开携带的文件夹也没有讨论具体的设计方案,刚开口说买结婚蛋糕,店主就当面拒绝不卖。这个事实说明顾客没有请店主用艺术手法表达任何言论,他们可能想购买已经做好的蛋糕。

在2012年夏天前,如果婚礼是一男一女之间的,店主会为这些顾客制作结婚蛋糕,所以原告律师辩称,在本案中他拒绝出售蛋糕的唯一理由就是购买产品的顾客是同性恋,这是法律禁止的歧视行为不论歧视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被告律师强调的事实是蛋糕店老板没有完全拒绝提供服务,他告知这对伴侣及一位新郎的母亲欢迎他们选购店里的其他饼干巧克力蛋糕等食品,但他无法为他们制作婚礼蛋糕,婚礼蛋糕在美国社会和宗教生活中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制作婚礼蛋糕表示强迫他作出违背其宗教信仰的表达。

同时,在2013年和2015年起诉期间美国对于同性恋权利的联邦法律发生了变化,此事件发生的2012年科罗拉多州法并不承认同性恋婚姻合法,被告律师辩称蛋糕店老板的行为符合当时的法律。被告律师称蛋糕店老板原则极强,对事不对人,他同样拒绝服务于要求诋毁宗教的顾客,他也拒绝制作万圣节蛋糕和离婚蛋糕。

判决勾画出了法律的边界

美国是发达国家中信教人数比例最高的国家,依据2017年一项研究统计,69%的美国人称信仰宗教,宗教信仰人口比例在蛋糕店所在的科罗拉多州仅为39%。科罗拉多并非一般概念中的传统保守宗教活动聚集地,其实该州自由派思想活跃,也是美国最早将大麻合法化的州之一。

关于法律规范保护宗教自由的辩论除了涉及法律问题外还有哲学问题,在美国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中,应该由谁来决定何种社会价值是主流的?谁来决定哪些是先进的或落后的社会价值?如果一些个体拒绝接受主流的先进的社会价值,政府是否可以强制其接受或反对这种社会价值?

以蛋糕店老板为例,61岁的杰克·菲利普经营这家蛋糕长达24年之久,他的女儿从13岁开始就在店里帮忙,目前仍然在家族生意中帮助父亲经营。

杰克·菲利普拒绝为同性恋伴侣制作蛋糕一事受到了媒体关注后,案件上诉过程中,杰克的生意预计损失40%,他在接受采访时称他和家人收到无数匿名骚扰电话甚至死亡威胁,有一次他的女儿和孙女在店里收到死亡威胁,他只能报警,说道此处杰克老泪纵横。

蛋糕店在网评中也是差评无数,星级指数从四星降到两星。当然也有不少人支持他,有网友留言称上帝保佑他与他同在。不可否认的是,杰克坚守宗教信仰为其及家人造成了直接经济损失和精神影响,他是否会告诫他的子女儿孙继续坚守这种价值观还是顺势而为呢?

最高法院的判决勾画出了法律的边界。大法官们直接回答的问题是,任何宗教信仰不能构成商业活动中歧视行为的基础。庭审中引用的案例包括1968年民权运动中其他少数群体的歧视案,如一家烤肉店的店主称他不接待黑人顾客,由于为黑人服务违背他的宗教信仰,最高法院认为此类信仰是歧视行为也超越了法律保护的边界。

在庭审中,大法官们基于蛋糕店的案件提出了各种假设,如婚礼过程中的服务供应商都可以声称有某种信仰拒绝服务少数群体,化妆师、花店、厨师、理发师提供的服务是否可以被称作艺术表达和言论自由。判决中回避了界定商业活动中何种艺术表达受到言论自由的保护,不难想象此问题可能引发一系列的类似连锁案件。

(作者系纽约州及华盛顿州注册律师,同时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职业资格)